主页 > 发现平湖 > 正文

3期:镇馆之宝——清康熙十七年御赐高士奇“忠

来源:金平湖文旅   2019-10-09
 

平湖市博物馆成立于1958年,

是一个

收藏、保护、研究、教育、考古调查等

功能于一体的公益性全民事业单位。

馆内文物藏品十分丰富,

计有石器、陶器、瓷器、

书法、绘画、铜器等16个类别近万余件,

其中一、二、三级国家珍贵文物

就达2000余件。

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,

每座城市都有属于它的千年文脉,

接下来,

小编将与大家一起,

传承历史文脉,

守住城市记忆。

 

 

一枚印章,

并非质地珍贵,工艺精湛,

也并非年代久远,系名家之出。

而是这枚印章承载了

与一代帝王之间深厚的情谊,

讲述了一个平湖文人官场沉浮的故事。

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讲述的,

镇馆之宝——清康熙十七年御赐高士奇

“忠孝之家”鎏金铜印,

一枚历经三百多年风霜的印章。

 

 

器物印面3.9厘米见方,通高2.9厘米。铜质,表面鎏金,器物制作精细,印文刻工隽秀流畅。

 

鎏金铜印

拓印           铭文拓片
 
 

 

印文篆体朱文“忠孝之家”,桥形钮,钮上篆书阴刻“康熙十七年(1678)七月初一日,御赐高士奇,臣朱金恭篆”铭文。

印上的“高士奇”,可能并不如李叔同、吴一峰等一般为平湖人所耳熟能详。但也是当世才子,学富五车、才高八斗,更是与一代帝王有着不解之缘,而他带有争议性的从政历程也一直为世人所诟病。

这一期,让我们从这方印开始了解高士奇的一生。

 

高士奇是何人?

为何初入京师就幸得康熙赏识呢?

我们马上来了解他!

初入京师

 

 

(高士奇画像)

 

 

高士奇(1645—1703),字澹人,号江村,祖籍浙江余姚。顺治十八年(1661)入籍钱塘,补杭州府学生员。

在他19岁的时候,随父北上游学京师,但父亲不久便亡故了,他就靠平时写文章、新年里写对联来补贴生活。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明珠府上一个门卫家里教书。

康熙八年(1669)得蒙权臣明珠赏识,推荐面圣。康熙非常喜欢他的理学文章,亲自赐他会试资格,高士奇也不负厚望,半个月之内的二次考试都是第一,记名翰林院供奉,顺利进入天下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地方,自此,高士奇踏上了仕途之路。

 

 

 

君臣之亲

 

中国古代文人深受儒家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济世思想,十年寒窗,只为他日金榜题名,建功立业。但庙堂之高,天子之威,官场之道,又有多少文人深谙其道,运用自如的呢?有的刚刚踏进官场的大门就被卷进政治斗争;有的一贬再贬,沉沉浮浮。真真常伴君王左右的却是少之又少。而高士奇,一个江南书生却在他为官生涯中备受君王宠信,甚至他在籍赋闲的时候皇帝还会亲笔写信慰问,足见君臣之亲。

 

 

 

根据清光绪十二年(1886)版《平湖县志·卷首·天章》中记载,高士奇先后被授为詹事府录事(1677)、内阁中书舍人(1677),翰林院侍讲(1680)、执事日讲官起居注(1683)、翰林院侍讲学士(1684)、礼部侍郎(1702)等众多官职,皆常伴康熙两侧。之后的东巡、南巡,甚至征战葛尔丹也常都把他带在身边。

要说康熙与高士奇的关系之好,还可在康熙的书信中得到印证。康熙三十二年(1693)四月,高士奇在籍赋闲(实质是遭弹劾回籍了),康熙御书手敇一道给高士奇,大致内容是:我小的时候最不喜欢人参了,这你是知道的。但因前年一场大病,全靠这药养着,所以派人到长白山找了八九寸长,五六两重的十多根上好人参。想到你我异地相隔,身体想必也大不如前了。所以差人给你带了些蜜饯、上好人参给你。你好好修养,不要忧虑太多。 事实上第二年,也就是1694年,高士奇又奉召进京,官复原职,主修书之事,入职南书房。

 

 

 

 
 

康熙三十二年(1693)七月,康熙御制书扇诗一首故人久别已三年,寄语封书日多边。多病相怜应有意,吟诗每年白云篇。这里的白云篇是借用了“南朝谢朓《拜中军记室辞随王笺》中有‘白云在天, 龙门不见’之句”,后常以“白云篇”比喻思念亲人之作

康熙四十二年(1703),康熙第五次南巡时,高士奇奉诏赴淮安接驾。康熙写了“莱衣昼锦”和《千字文》给高士奇,并在《千字文》的卷后写道“癸未(1703)春南巡的时候,高士奇在籍侍母,想起他当年讲学时,精力充沛,常常熬夜写《春秋》讲义。现今三十年的光阴过的如此之快,如今见他已是齿落发白,我心怜之,所以在船中写了‘莱衣昼锦’的匾额和《千字文》送给他。告诉他我并没有忘了他。

康熙四十三年(1703)六月,高士奇病逝,康熙亲制悼词,并御书悼联“勉学承先志,存诚报国思。”

在这些私密的信件或者笔记上,康熙对这位老师总是那么情意绵绵,充满着真挚的关爱与呵护。而在日常,康熙没事儿也会写几个字,题几句诗送给高士奇,少的两字,多则千字,内容上有表彰称赞的,也有自己所思所感的。前几年是些诗词文字,到了高士奇晚年,就是些追忆与怀念了。

 

 

清康熙御赐高士奇鸭绿江石砚(现藏平湖博物馆)

 

高士奇《蓬山密记》中的一页

 

 

另外,君臣之亲也可在一些清史籍中记载。

据多种文献资料记载,高士奇在南书房工作期间,平时每天都是早出晚归,一旦有紧急要务,或是康熙要找他商量重大事项问题,深更半夜回家也是常事。有时高士奇回家太晚,康熙放心不下,就加派劲旅骑校将他护送回家,并定下一条规矩:“宫中禁门,待高士奇离去后方可落锁。 

在高士奇为官生涯中可谓深受康熙皇帝的信任和钦赐,两人相差9岁,是君臣,是师生,亦是挚友,他比那些感叹怀才不遇、报国无门的古代文人幸运太多了。

常言道“忠孝不能两全”,可高士奇受到了康熙御赐的印玺“忠孝之家”。常言道“伴君如伴虎”,可高士奇即使在籍赋闲,还不失日理万机的康熙的挂念,称其为“故人”。

 

 

 

才学兼备

 

高士奇早年深得康熙知遇之恩,入翰林院供职,后常伴其左右,深受皇恩钦赐,除了运气好之外,自身实力也是其主要原因。

康熙是一个兴趣极为广泛,求知欲特别旺盛的人,他数十年如一日,坚持读书,且学习内容包罗万象,十分广泛,天文、地理、经学、诗文、历史、数学以及西方近代自然科学知识,每样也的确都下过一定功夫。作为康熙身边的伴读及老师,高士奇的学识自当不逊色。

 

这么有才华,

一定有非常多著作吧!

没错,

根据史料记载,

高士奇一生勤奋好学,

博览群书,精考证,勤著述。

赶紧来看看他的成就吧!

 

 

 

他的著作,收录在《四库全书》的就有《左传纪事本末》、《春秋地名考略》等八部;收录在《四库存目》的就有《天禄识余》、《塞北小钞》等五部。其他还有《江村销夏录》、《独担集》、《经进文稿》等十数种著作。可谓品种丰富,琳琅满目。《四库提要》对高士奇的学术著作评价较高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中华书局曾出过《左传纪事本末》点校本,可见它的学术价值得到了当代史家的认可。

 

 

高士奇著《独旦集》、《蓬山密记》、《江村销夏录》

(今藏平湖图书馆)

 

 

高士奇还是一流的书画鉴赏家和收藏家。

清初的收藏大家,有“三家村”之说。所谓三家村,就是字号中都有一个“村”字的三位收藏家,梁清标字棠村,安岐号麓村,高士奇号江村。梁棠村和安麓村以藏品宏富精绝著称,高江村尤以鉴赏水平高超而闻名,凡经其法眼鉴赏过的作品,声价顿增十倍。这样的本领,无不令人称奇。

 

 

才学兼备、深得康熙帝信任的高士奇,

为何一直饱受争议呢?

接着往下看  ↓↓

 

 

 

备受争议

 

 

虽然高士奇才高八斗、学富五车,虽然康熙帝对他信任有加,但是在当时许多人对高士奇很是瞧不起,认为他除了会写点字,溜须拍马外别无长处,加之大部分官员都是科举出身,自然瞧不起这个又穷又没学历的大红人。

高士奇在成为康熙的贴身文人一年后,又被提拔为翰林院侍讲学士,成为“帝师”。没多几年,高士奇因涉及一宗贿赂案,在康熙的“微笑置之”后,对高士奇“原官解任,其修书副总裁等项,著照旧管理。”

即便是被解职后,康熙皇帝在第二次南巡时,仍指派高士奇跟从,并且让高士奇带他去他老家看看。在高士奇的故里“西溪山庄”,康熙还亲笔题写匾额“竹窗”赐给他,可见对高士奇的礼遇非同一般。这就更是引发了大家对他的不满。高士奇在1689年遭遇了左都御史郭琇的弹劾,弹劾的内容是:内外勾结、招摇撞骗、收受贿赂、谄附大臣、揽事招权等,而这些都是古代皇帝对大臣最为猜忌的,康熙又岂能两样?疏文一上,既容不得高士奇半点狡辩,也堵死了康熙继续保他的所有门路,无奈之下,康熙只能令高士奇“休致回籍”。

《清史稿》中也有相应记载。但历史终归是胜利者的历史。历史的真相是什么,为什么康熙面对众人对高士奇的弹劾,却毅然站在他的老师一边,保他一个安乐晚年?一介文人因何能又可以在官场数十年中风生水起,左右逢源?是小人作祟还是权力使然,争议一直存在。

 

 

高士奇“休致回籍”后去做什么了?

又为何会选择平湖作为晚年修养的地方呢?

接下来会给你答案~

 

 

 

来平赋闲

 

 

高士奇曾在康熙二十八年(1689)十月,“休致回籍”,在平湖赋闲了4年,至1694年奉召进京,官复原职,主修书之事。又于1697年以奉养母亲为由,辞官回平,直至病逝。所以对于高士奇来说,平湖是他辞官归隐的地方。

至于他为何选择平湖作为他晚年修养的地方,这还要和他的好友陆葇(就是第二次主修报本塔的那位)说起。陆葇在他还是个詹事府录事(抄录员)的时候没有瞧不起他,而在他升官后也没有去巴结他,后也在陆葇的帮助下,将陆光旭的“桂山堂”买来作为自己居住养老的宅子,改名为“北墅”,也就是在这里,高士奇写下了《北墅抱瓮录》,记录了在北墅种田、修植等日常劳作事宜,其中一则记载了这样一件趣事:平湖北郊农民在高士奇到北墅后特地送两棵平湖农民喜爱的花木——佛手柑,并且指导他种植栽培,高士奇也特地请人分阶段绘画,题诗作轴以记其盛。

 

 

《北墅抱瓮录》

 

此外,

高士奇也曾与陆葇共游报本塔,

当陆葇提及因经费问题未建报本塔的围廊时,

高士奇便立即出资修造。

 

 

根据《平湖县志》记载,高士奇的墓在南门外二里,也就是现在的龙湫桂香景区,现在景区内置“江村画廊”,内设高士奇铜像,另以24块石碑的形式,记录反映了高士奇的一生。

 

 

龙湫桂香景区内的“江村画廊”

 

龙湫桂香景区

 

 
 

一枚鎏金铜印,记录了他盛极一时的一段人生。

一场弹劾,成为他官场生涯中抹不去的污点。

盛与衰,都在百年后归于平静。

正如高士奇在《北墅抱瓮录》中写的“修植竹树,分畦种菜,手自灌溉,虽体有微劳,而心却无惊怖。”

 

申明:以上内容以文字描述为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