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发现平湖 > 正文

千人寻亲大会 谁能为他们找到“爱的拼图”

来源:网易嘉兴   2019-04-20

(原标题:为他们扩散,人民公园里举行千人寻亲大会,谁能为他们找到“爱的拼图”)

 

找不到亲人的寻亲者,永远在路上。每个寻亲者的寻亲过程,就是一个长长的故事,以辛酸、委屈、无奈为主调。

只要生命还在,故事就会继续,“找到亲人,人生才算完美。”

昨天,一场寻亲活动在嘉兴市区的人民公园拉开帷幕,参加人数众多。其中,寻亲者来自海宁、金华、山东、江苏、河南等地,还有来自英国的。

01

寻亲,为了弟弟的遗愿

背着包、拎着一个袋子,人群中个子不高的战祥云老人很不起眼。

战祥云的父亲尉玉伦出生于莒南,莒南是沂蒙革命老区的重要组成部分,被誉为“齐鲁红都”、山东“小延安”。当年,莒南一大批仁人志士投身革命,尉玉伦就是随部队南下到嘉兴,并在嘉兴工作的。

战祥云清楚地记得,1962年她刚好13岁,母亲先后带回来两个男婴,说是从爸爸工作的地方带回来的。后来,这两个男婴就成了她的弟弟,分别名祥来、祥迎。按照原计划,小一点的男孩是帮人领的,抱回家一看比较可爱,就舍不得送给别人了。

19岁时,战祥云跟着父亲来到嘉兴工作。此次来到人民公园寻亲现场,是想为弟弟祥迎寻找亲生父母。

战祥云告诉记者,弟弟在15年前因交通事故去世,去世前曾有寻找亲生父母的强烈愿望。

祥来和祥迎都是从嘉兴福利院抱来的,有关于他们的身世信息并不多,一个大概于1962年3月出生,另一个晚半个月左右出生。

02

定居英国的博士生导师特地飞回来寻亲

“你跟他长得很像。”

赵金荣的妻子拉着赵金荣,来到来自山东的刘东辉面前,让两人并排站在一起,激动地问,“大家说像不像?很像吧,眼睛、鼻子。”

赵金荣的弟弟生于1964年2月20日,当时赵家还在海盐县沈荡镇圣和村,因为家里穷无法养活这个孩子,不得不忍痛割爱,将孩子送到了嘉兴福利院。

刘东辉(右)和赵金荣

刘东辉有点尴尬,他心里多么渴望赵金荣就是自己的哥哥。可是很多信息对不上,赵金荣弟弟是被送到福利院的,而他却很可能是中间人去亲生父母家里抱走的。后来养父向他透露了点信息,生父可能姓吴。而他又从邻居那里得知,生母可能姓赵。赵金荣弟弟身上有明显胎记,刘东辉什么也没有。

自从懂事之后,刘东辉就萌生南下寻亲的想法。但养父母态度很坚决,有生之年不可能让他寻亲。他们说,确实有儿子的身世资料,但全部毁掉了,目的就是想断了儿子寻亲的念头。

直到养父母都去世后,刘东辉才敢寻亲。

刘东辉现定居英国,从事医学研究,是一名博士生导师。这一次,得知要在嘉兴举办寻亲活动,特地飞回祖国来参加。不过刘东辉的信息实在太少,出生地怀疑在嘉兴、海宁,也有可能是湖州、南浔、盛泽等地。

刘东辉听别人说,自己是在出生几个月后的春天被两名山东中年男子抱走的,生母可能在上海一家棉纺织厂工作过。

03

28年,农妇苦寻离家出走的女儿

由于不识字,不会说普通话,71岁的嘉善人凌雪英受尽了别人难以体会的辛酸和苦难。

凌雪英家在嘉善县陶庄镇陶中村,1968年11月29日,女儿张新娟来到这个世上。让父母万万没想到的是,女儿却是一个聋哑人。虽如此,凌雪英对这个女儿仍宠爱有加。

1991年10月中旬的一天,张新娟因为所在工厂厂长的一句话就生气出走。三天后,魏塘镇鑫锋村的妇女主任打电话来,说村里一位姓周的村民家来了一位聋哑人,应该就是张新娟,让凌雪英他们赶紧过来将人带走。当时因为交通不便,不能马上去,过了两天他们才开船去鑫锋接人。然而等赶到时,张新娟早已经不在那里。

周姓村民家三面环河,也不知道张新娟到底是出走还是掉进河里,从此就如同人间蒸发。

时间已经过去28年,凌雪英一想起女儿就悔恨难当,责怪自己当时接到电话后为什么不马上去接人。

这么多年为了找到女儿,凌雪英去过安徽、北京、江苏、上海、江西等地。哪里只要有一丁点儿信息,甚至算命先生说人可能在某个地方,她都会找去。

她想上中央电视台寻亲栏目,只身去了北京。结果因为语言不通,不会写字,没能如愿。

凌雪英还有一个儿子,不过他也和姐姐一样是一名残疾人,“除非我走不动了,不然会一直找。”

采访结束时,凌雪英再三叮嘱记者,一定要写上电话号码(13586360388、18064723567),这样万一知情者或者熟悉女儿的人看到,就可以联系她。

04

同“命”相怜,抱团寻亲

有人单打独斗式寻亲,也有人抱团寻亲。

“心系嘉兴,圆梦今生”。在红色条幅的背后,站着17位寻亲者,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块牌子,牌子上是简短的个人身世信息。围观的人在拍他们,他们也在拍围观的人。

这个就是寻亲人里面比较知名的“山东寻亲团”,“团长”是刘彦雷。李亮也在团中,举着一块牌子,在殷切地期盼着。他的信息很少,出生于1968年7月26日(农历七月初二),养父母是从嘉兴福利院抱养他的。

李亮来自山东高密市大牟家镇,他是第一次参加寻亲活动,带着任务来的。原来在他村里,有60多个人基本上都是来自嘉兴地区。这些人的情况跟他一样,要么是被从嘉兴福利院抱走的,要么是从生身父母家里抱走的。

“高密市大牟家镇、姜庄镇的李党村、贾唐村、展家村、蔡家村、杨家村、米家村、马龙屯、黑王村等,加起来至少有500多人,每个村至少有五六十个人。这个可不是乱说的,有人统计过。再说,因为自己来自嘉兴,所以平时对这方面比较关注。”

寻亲有个规律,一个地方如果有人去找或找到亲生父母,其他人也会效仿。如果都没人去找,就都不会去找的。

得知李亮要南下嘉兴寻找亲人后,当地不少人表示,如果李亮成功找到,他们也会南下寻亲。

“我的任务很艰巨,希望能成功回去。”此行,李亮想得很美好。

如果您有任何线索

请第一时间拨打电话

南湖晚报热线82828110

让我们一起

帮他们找到家人

助他们早日团聚

 

 

卢蕾蕾 本文来源:南湖晚报责任编辑:卢蕾蕾_NB112